枕幕席—TRACER85号

我是甜甜,甜过初恋










头像@汐落
背景@长风如许

王一博出道五周年快乐!
岁月未曾对他温柔,他以倔强与艰难决一胜负。
我的男孩,曾独自一人在机场用冷水洗头只为试镜的机会。如今他终于翱翔。
我的男孩,曾在舞台上一身红色油漆呆立,如今他终于闪耀。
我的男孩,曾登上过巅峰,却也跌落过深渊。可他还是他。
他有胜负欲,他不愿做作,他凭实力说话,他还是个钢铁直男。
可是我爱他啊。
他也曾是个奶盖,甜甜的,甜过初恋。
他没有必要为了别人去甜,他凭什么要甜,谁给过他糖。
如今要做酷盖,那我便一期一期的补极限青春,看摩托车赛。
他说粉丝只是陪伴他走过一段时间的人。
我想,不会的。
他不需要别人的赞赏,他也不去听其他人的谩骂。他是王一博,他是他自己。
他是主持人王一博。
他是演员王一博。
他是职业摩托车赛车手王一博。
他是卡点魔鬼王一博。
他是rap强者王一博。
他是王一博。逆风飞驰,放手一搏。

呜呜呜呜我爱汐落劳斯


汐落:

今日月圆,愿与你共赏余生所有圆月。


提灯系列中秋24h到此结束了,感谢各位老师的倾情奉献。


STAFF:


策划:@枕幕席—TRACER85号


美工:汐落 @卑微小妄过不了审核QAQ 南岸


题字: @大唧唧仙女!!! 


文案:@巫山云雨。   @枕幕席—TRACER85号


 


活动参与名单:(均为lofter id)


00:00【字】 @璇瑾 


01:30【字】 @岑昒 


03:00【字】 @既白233


04:00【画】 @过刚易折。


05:00【字】 @饮途


06:00【文】 @-忘穌-


07:00【画】 @垚境w 


08:00【字】 @今天的皓月也有点丧


09:00【画】 @袋装花生米


10:00【文】 @应如是.


11:00【字】 @苏淮


12:00【字】 @长风如许 


13:00【画】 @十秋月


14:00【画】 @苏林易购


15:00【文】 @旌旗蔽空


16:00【文】 @琅然喻乔


17:00【字】 @卑微小妄过不了审核QAQ


18:00【文】 @巫山云雨。


19:00【画】 @丹忱


20:00【字】 @乔礼然


21:00【画】 @吸熊猫会上瘾


22:00【字】 @汐落


23:00【文】 @叶泠鸢


 


 


特别感谢:@胡桃桃子 @一片叶梓 @齊迹







 


我最后bb一句!


小飞机劳斯因为没有电脑没法加链接所以活动总结就由我来代劳惹!!


她真的好努力了让我们一起夸夸她!!!!



——“我是真的想好好和你白头到老。”

 

——“就算真相再丑陋,也紧抓着不愿意放手。”

 

——“只有玄鳞和我在一起,一起走在看不见尽头的道路上。”

 

——“我叫叶真。我来报一百一十二年前,我家乡故土两万人命的血海深仇。”

 

 

提灯系列中秋24h——终宣

 

 

一切感情置于死地,复苏成爱。

有一些破碎,另一些不朽。

 
谁在因果之外,谁困仇恨之中。

全剧终,灾厄死于爱与温柔。

 
我穿越百年时光一人奔来,拥你入怀。

 
我将情意藏入明月之中,千丝万缕,全赠予你。

 

从此——山河共与。

 

 

 
中秋佳节,我们邀您共同,提灯赏月圆。

 请关注LOFTER tag 提灯系列中秋24h

 
STAFF:

策划: @枕幕席—TRACER85号

美工:南岸

题字: @大唧唧仙女!!!

文案: @巫山云雨。   @枕幕席—TRACER85号

 

活动参与名单:(均为lofter id)

00:00【字】 @璇瑾

01:30【字】 @岑昒

03:00【字】 @既白233

04:00【画】 @过刚易折。

05:00【字】 @饮途

06:00【文】 @-忘穌-

07:00【画】 @垚境w

08:00【字】 @今天的皓月也有点丧

09:00【画】 @袋装花生米

10:00【文】 @应如是.

11:00【字】 @苏淮

12:00【字】 @长风如许

13:00【画】 @十秋月

14:00【画】 @苏林易购

15:00【文】 @旌旗蔽空

16:00【文】 @琅然喻乔

17:00【字】 @卑微小妄过不了审核QAQ

18:00【文】 @巫山云雨。

19:00【画】 @丹忱

20:00【字】 @乔礼然

21:00【画】 @吸熊猫会上瘾

22:00【字】 @汐落

23:00【文】 @叶泠鸢

 

 

特别感谢:@胡桃桃子@一片叶梓 @齊迹

 

 

 

 

 

来自冷圈女孩的卑微游行

-Lauren-:

1014坏道红酒情人节24h‣初宣

原来,我们终会发现,
我们所热爱的这个世界
表面会波澜不惊,实际却波涛汹涌
为了让光芒更加灿烂,黑暗必须要存在。
人心会黑暗,却不会永远被隐藏
活这一世,走这一遭
没有任何愤恨值得以沉沦作为代价。
我们的生活,仍旧是处于温暖的阳光之下

“辗转一生,繁华落尽,一世转身,总有他”

〖STAFF〗
策划: @-Lauren-
题字: @欲借风霜 
文案: @-Lauren- 
美工: @萧萧与弈 

✦致谢原作✦Priest《坏道》

敬请期待,1014坏道红酒情人节24h

碎碎念

我要去军训了,不更新不是我的错,不更新不是我的错,不更新不是我的错。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以便于给自己洗脑。


老师们辛苦了!!!!!!!

阡陌:

#云中秋意浓#云次方中秋节24h终宣
天星洒泄,夏意弥留,
云中追月,叶落白霜。
爽然秋风拂面,
轻柔凝睇里是彼此,
常有桂花香。
STAFF:
策划:  @阡陌     @枕幕席—TRACER85号
题字:  @万鲸成月
文案: @Hexa_茧
美工:  @冉天生今天也在听《猫鼠游戏》
参与人员:
1:00【画】  @子宴_
2:00【文】  @小馄饨
3:00【文】  @我选择下海
4:00【画】  @清明子鹤
5:00【画】 @林二胡EideLincks
6:00【画】  @9966
7:00【画】  @Hexa_茧
8:00【画】  @Aprill_你云上有人
9:00【字】  @不夜侯
10:00【字】  @万鲸成月
11:00【文】  @白烨🍁
12:00【文】  @Alex.
13:00【画】  @子衫菌
14:00【画】  @lue
15:00【文】  @头发很少的奶盖盖
16:00【字】  @顾鹅鹅鹅鹅鹅鹅晏平
17:00【画】  @Kylin
18:00【文】  @Smoker
19:00【字】  @春华复应晚☁️
20:00【文】  @Orwell
21:00【字】  @时归玉【觊觎圆仔的美貌】
22:00【文】  @歧一
23:00【画】  @WhiteNight
24:00【文】  @三千
9.13中秋佳节,我们携手24位老师邀请您共赏云中秋意浓。
详情请关注lofter tag:云次方中秋节24h 和云中秋意浓

对不起我没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怪不得你们两个天生一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【刑林】小城谣(2)

#私设如山,不喜勿入

#短小预警

其实所谓的“一见倾心”并没有发生在林辰身上,刑先生那双黑色深不见底的眼眸时不时在提醒他,这位“刑先生”并不是他的刑队长。

 

 

 天被乌云严丝合缝地盖着,连云都看不层次。 闪电曲曲折折划破阴沉的天色,大雨突然袭来。雨滴摔在院内的杏树下,不大会儿就在坑洼处积了个水坑出来。被风刮下来的杏花瓣掉进水坑里飘着,身上也沾了泥点子。风吹得院外的柳树甩了枝条爬上院墙,抽着院墙“唰喇唰喇”响。

 雨点刚落,王朝就在院儿内大步跑了起来,抱起院门口的一个小木箱子急匆匆地钻进了东侧的厢房。路过林辰身边时,林辰特意低头看了一眼,原来是一窝小鸡仔。

 年轻人盖好厢房外面的柴火垛,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忙得飞起。丝毫不起眼的小水坑藏在草丛中,一不小心踩进去,泥点爬上衣物的声音在轰隆的雷声中消失不见。

 

 刑从连带着林辰进了西侧的亭子,林辰才仔细打量起这个院子。

 前院尽是绿色的草木丛,白色鹅卵石路曲曲折折地铺在草坪上,木制灯架立在路边,红色的蜡烛安稳地放置在灯架上。若是夜晚,定是一番好景色。

 东侧是厢房,西侧是亭子和一方池塘,池塘边上有几处堆叠着的假山,假山下不知名的花在大雨中执着地展示自己的色彩。石拱桥跨在水面上,水面下似是有鲤鱼游移着。

 古典园林式的院子,依旧熟悉的刑队长的风格。

 两条鹅卵石路消失在正房两侧,通向后院。

 后院是暂时无法肆意欣赏到的景色,面前是暂时无法放松接触到的人——明明曾是那么熟悉的人。

 

 林辰叹出一口气,换上端正的脸色,“刑先生若有什么话不妨直说。”

 “林先生认为为何我会邀您来亭子坐?”刑从连将手肘搭在石桌上,斜着眼睛打量林辰。

 斜眼睛打量别人是一件十分不尊重对方的事。林辰斜了这位刑先生一眼,同样将手肘搭在石桌上,问道,“不要用尊称,受不起。刑先生为何不邀我进屋落座?”

 刑从连显然没有料到林辰会反问,“是我询问,林先生为何又来问我呢?”

 一个接一个的为何,拐弯抹角。林辰腹诽。林辰很少和其他人油嘴滑舌,偶尔玩文字游戏也是和亲近的人吵闹。现在被这位一次又一次地试探不禁有些烦躁——更何况这位还顶着几乎和刑队长完全相同的脸。

 林辰在心里给这位刑先生打了个负分,礼貌性地微笑着。“刑先生只是在提醒我,您不想引狼入室罢了。”

 “林先生倒是通透。”

 “若是苏先生引人入住而未通知,我想刑先生并不会如此顾虑重重。”

 “刑先生,还请您说说,我的老师都和您说了什么,我好一一向您解释。”

 林辰音量不大,声音淹没在雷声和雨点声中,刑从连却是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掷地有声。

 “那刑某就不再遮掩了,我听了苏老先生一番言论,最想问得也同样只有一句,”刑从连把手放在石桌上,身子往前凑了凑,“林先生,您究竟是什么人,从哪儿来,想要做什么?”

 “您这算三句。”林辰起身礼貌性鞠了一躬,自顾自地走进雨幕中,又出门外去。

 刑从连被林辰莫名的火气惊了一惊,盯着他一袭白衣消失在视线中,饶有兴趣地摸了摸下巴。

 

 与故人重逢是让人惊喜的事情,但认错了人,就成了惊吓。

 在街上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似乎是自己四年多没有见到的朋友,把心门大打开,把所有的喜悦都挖出来准备和他分享,却没想到自己认错了人。于是喜悦的小包裹又一个个地砸回心窝,伴着尴尬砸的心底生疼。

 可林辰还不得不忍着疼痛大着脸闯进人家的世界。

 林辰也烦躁,也有脾气。很少失控不代表不会失控。林辰站在路口看着这条黑漆漆的街,心底不由得泛起了孤独。

 …等等!林辰放大了瞳孔,他来到这里时候!这里只有刑从连这一户人家,现在哪儿来的一条街?!

 林辰仔细回想,绝非是自己的记忆或是什么出了问题。最简单的想法,若这里有一条街,自己绝不会听了苏先生“在学堂后的人家落脚”这个安排就直直进入刑从连的家——学堂后那么多户人家,怎么就一定是刑从连家。

 

 “唉唉唉!阿辰!”林辰远远地看着一个身影跌跌撞撞地冲了过来,抹了抹鬓角的雨水,抬腿向他走了过去。

 “啊呀,阿辰,老大那个人就那样什么都念叨感觉世界上没有好人一样……啊呸!我不是说你不是好人啊,怎么就说不明白了,反正就是老大说他错了,你赶紧回去吧,不然你能去哪儿住啊你看天都晚了还下着这么大雨……”

 “好,走。”林辰打断了王朝的话,捕捉到他眼里错愕的目光,用衣袖给他擦了擦脑门上的水珠,“小王先生?带路?”

 二人重新踏进这条过分宽阔的路,一人在喋喋不休地告状,另一个心事重重。

 这条路过分宽了,宽得可以在中间再安插一条街的住户,而结果也只会是出现两个巷口。过分不合理的街道安排也给林辰的发现添砖加瓦。

 如若细想,这种事情似乎一直都在出现。

 林辰初次来到这里时,这里除了学堂只有几户人家,人家里住着的也是在另一个世界里颜家巷周围的街坊邻居。在这之后,学堂的前面户数越来越多,可绝未像今日一样,一个时辰之内突然多出了一整条街。

 

 

雷声从头顶上滚过,渐渐远去。

 雨还在继续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——“那是旅途归处,家的方向。”

 
——“我想成为像你一样的人,我想相信你信仰的东西。”

 
——“那魔物……” “是我性命的一部分。”

 
——“听说你喜欢我,是这样的吗。”

 

 

 提灯系列中秋24h——二宣

 

 一切感情置于死地,复苏成爱。

有一些破碎,另一些不朽。

 

谁在因果之外,谁困仇恨之中。

全剧终,灾厄死于爱与温柔。

 
我穿越百年时光一人奔来,拥你入怀。

 
我将情意藏入明月之中,千丝万缕,全赠予你。

 从此——山河共与。

 

 

 

中秋佳节,24位老师邀您共同,提灯赏月圆。

 请关注LOFTER tag 提灯系列中秋24h

 
STAFF:

策划: @枕幕席

美工: @卑微小妄过不了审核QAQ

题字: @大唧唧仙女!!!

文案: @巫山云雨。   @枕幕席

 

活动参与名单:(均为lofter id)

00:00【字】 @璇瑾

01:30【字】 @岑昒

03:00【字】 @既白233

04:00【画】 @过刚易折。

05:00【字】 @饮途

06:00【文】 @-忘穌-

07:00【画】 @垚境w

08:00【字】 @今天的皓月也有点丧

09:00【画】 @袋装花生米

10:00【文】 @应如是.

11:00【字】 @苏淮

12:00【字】 @长风如许

13:00【画】 @十秋月

14:00【画】 @苏林易购

15:00【文】 @旌旗蔽空

16:00【文】 @琅然喻乔

17:00【字】 @卑微小妄过不了审核QAQ

18:00【文】 @巫山云雨。

19:00【画】 @丹忱

20:00【字】  @乔礼然

21:00【画】 @吸熊猫会上瘾

22:00【字】 @汐落

23:00【文】 @叶泠鸢

 

 

特别感谢:@胡桃桃子@一片叶梓 @齊迹

 

 

 

 

 

【刑林】双标

★意识流!没有任何逻辑!看个开心!

1.
“刑队长,起床了。”林辰放下手中的资料拍了拍刑从连的头。

刑从连抑制住起床气,一脸不情愿地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“林顾问怎么醒得这么早,晚上没睡好吗?”

“昨天睡得早了些。”

“林顾问在埋怨我昨天不够努力?”刑从连从床上坐起来,倚在床头。

林辰看着刑从连不怀好意的笑容也起了兴趣,凑过去将鼻息喷在爱人的脸上,刑从连搂过林辰的肩膀……

 

“老大!阿辰哥哥!起床啦!!”

……刑从连被压制下去很久的起床气终于遏制不住了。

 

2.

林辰向来对早餐出奇的挑剔。有时家里两个懒蛋虫不愿意出来吃早餐,林辰就直接买了早餐打包带回去吃。

林辰在早餐摊前遇到了黄泽。两个人保持着优雅的姿态交谈了一会儿,火星就优雅地跳着芭蕾蹦了出来。

“您那位刑队长呢?没鞍前马后的伺候着?”

林辰拎着包子袋,“我们两个当然要相互体贴嘛。”

黄泽:你看我面容平静根本没有生气啊!

 

 

3.
林辰白天和付赫去永川看了苏先生,师徒相聚,开心之余喝了点小酒。

刑从连开车来接林辰回家,梗着脖子把付赫也提溜上了车。

到了自己家巷口,刑从连扶着根本没有喝多少的林辰下车,千叮咛万嘱咐一通,看着林辰拿着的手电筒的光消失不见才肯上车送付赫回去。

付赫:刑队长原来是这么细心一人。

到了付赫家,付赫爬上楼梯,冲着窗口大喊“到家了!回去吧!”

 一阵冷风从窗口吹了进来,吹醒了不清醒的付同学。付赫定睛一看,哪儿还有车的影子。

 

4.
刑从连深夜突然接到电话,急忙起床换衣服奔赴工作现场。

 “要我陪你一起去吗?”林辰揉了揉眼睛强打起精神。

“在家好好补觉,我可以处理的。”

三秒后。

 

“王朝!起床!”